篮球在线直播-一家义乌饰品工厂开工首日记:订单就位,供应商大半已复工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宋笛肖祥永的工厂终于在2月18日这天迎来了首日复工,在过去15年时间中,这家工厂春节后的复工时间从未晚于大年初十,而今年拖到了正月二十五,整整推后了15天时间。

这是一家位于浙江省义乌市的饰品工厂,每年订单量超过1亿元,在满负荷的状态下工厂会有超过100名工人,但2月18日这天,复工人数在70人左右,大部分是老员工,只有6、7名新招入的员工。

订单是早已经准备好的。这家工厂的饰品主要销往欧美国家,春节期间,以往的老客户已经一遍又一遍的催着,询问什么时候能复工,至开工日肖祥永统计了一下订单的数量,影响不大,比往年下降了约10%左右。

看似简单的饰品大约需要超过40家上游供应商,这些供应商都可以在义乌本地找到,其中一部分就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中——这个义乌外贸的汇集地在2月18日同日也迎来了首日营业,肖祥永联系了一圈,供应商大部分也在2月18日当日复工了,只有少部分还需要几天的准备时间。

这意味着,尽管还有困难需要克服,肖祥永的工厂已经开始投入今年的生产计划中去了。

义乌风格

疫情后的复工对于所有的企业都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各地冠状肺炎防控指挥部对于复工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拟复工的企业需要在满足疫情防控的条件下,等待相关部门的审核。肖祥永的复工报告是在不到一周前交上去的,很快获得了批准。

在各地出台的疫情防控标准中,口罩和外地返程员工的隔离是两个普遍的要求。肖祥永的工厂有自备的隔离地点,员工入住隔离地点后,工厂会将一日三餐按时送上门。如果是没有隔离地的工厂,则可以联系其所在的街道,义乌市政府为外地返程的员工准备了4万张宾馆床位用于隔离观察。

肖祥永工厂储备的口罩则来自于朋友推荐的购买途径,但如果实在买不到,也可以向当地街道求助,街道会提供一些可供购买的途径。

“现在政府还不会直接发口罩,但我猜测之后可能会发,我在义乌待了近20年,义乌政府做事的风格我还是了解的”, 肖祥永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义乌是中国外贸的风向标,也是改革开放后民营经济的聚集地之一。在2019年,这座1105平方公里的县级市出现了近3000亿元的进出口总值,如今,这座城市的管理者正在想尽一切办法维持其产业的正常运转。

2月13日,义乌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出台了《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加强企业用工保障的意见》实施细则,对企业包车补助、自行返义员工补贴、落实专车接送、鼓励企业多途径招录新员工等相关保障政策进行一一明确。其中包括,初次来义求职人员可享受三天免费食宿。

实际上,在该份文件出台之前,一系列保障用工的措施就已拉开大幕,“他们甚至包了火车来帮助员工复岗,只需要扫个二维码就可以免费乘坐”, 肖祥永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按照义乌市政府新闻办公室提供的资料显示,自2月9日起算,已累计新增返义12万余人。义乌市千万美元以上外贸企业、亿元以上电商企业、规上工业企业复工率分别达89.6%、84%和83.7%;

复工之后

正在义乌忙着将工人从全国各地的非疫区运往工厂之时,浙江、四川的多地也相继出台了推进复工的相关政策。

地方政府在权衡疫情和经济发展后,迫切复工有着不得不为之的原因。

一位义乌当地的饰品贸易商提示了如若无法及时复工带来的风险,中国的饰品等轻工业领域正在面临一系列的海外竞争,尤以东南亚地区为甚。

此前在该领域的成本优势正在不断降低,去年一个来自德国塑料制品订单让贸易商印象深刻,他按照过去的利润报价,但竟然比买家在匈牙利采购的订单还贵,“这是我怎么也想不到的”。

处于疫情影响下的数十万义乌市场主体正处在这样谨慎和乐观两种情绪的不断冲刷之下。

需要谨慎的是:如果不能及时复工,一些订单可能会被其他新兴国家市场抢走;可以乐观的是:企业主预测到疫情后会出现“报复性”采购,而能够较早的复工,就可以在于国内竞争对手的博弈中占的先机。

两种情绪碰撞后簇拥的共同愿景就是:尽早复工。

肖祥永属于乐观者, 2003年非典时期,他正在广州开办工厂,尽管艰难,但是最终依然熬过去了。

他坦言在过去的两年的生意没有之前那么好做,但是尽管面临着东南亚地区的竞争,他觉得机会还是有的,“那边能做好的还是串珠珠那样的东西,我们能做的东西要复杂多了,在这些产品上,还没有人能比我们做的更便宜,质量更好”。

肖祥永觉得目前还需要两方面的政府支持,一方面是继续帮助工人返工,企业用工依然有缺口;第二个是希望金融机构能够提供更多的帮助。

“如果又缺钱,又缺人,在各方面压力之下,一些意志力不坚强的企业家就可能会失去信心,而对企业家而言,这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肖祥永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hiteyball.com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